第二百九十九章 斬龍氣,霸王悟道

    對于陸番,孔雀國的王室和貴族,認識的并不多,或許,有聽說過大周出了個陸少主。

    但是,卻并沒有親眼見過這位神秘的存在。

    因而,他們怒罵陸番,他們依靠著內心對佛的虔誠,以及佛帶給他們的勇氣,盡情的破口大罵,盡情的發泄內心中的情感。

    那白衣少年沒有反駁,也沒有說什么。

    就這樣安靜的看著他們。

    罵著罵著,眾人就沒了聲。

    那些孔雀國的王室和貴族,莫名的感受到了一股寒意,像是一座冰山降臨,將他們都拋入山中,被徹底的凍結似的。

    在陸番的視線下,這些人卻是覺得仿佛有一只大手攥住了他們的喉頭,讓他們連發聲都變得無比的困難。

    “我是不是罪人,你們也配說?”

    陸番淡淡道。

    手指在輪椅護手上輕點,“噠噠”聲響徹在整個天地之間。

    墨六七、伊月等人都是冷漠的看著。

    許楚攥著拳頭,眼眸中盡是興奮和敬佩!

    這就是陸少主!

    天下第一修行人!

    “佛說……你會為這個世界帶來可怕的災難!天下,會因你而毀滅!”

    孔雀國的國王,不屈道。

    這位剃了光頭的中年漢子,仿佛被心中的佛帶來的十足的勇氣,又或者為了捍衛內心的信仰,發出了咆哮。

    陸番一手撐著下巴,一指搭在了輪椅護手上,輕輕一撥。

    銀刃掃過。

    瞬息歸來。

    這位孔雀國的國王,便“啪嗒”一聲,瞳孔中的神光渙散,跪伏在了地上,垂首。

    血從脖頸處徐徐淌下。

    恐怖的壓力,一瞬間,籠罩了孔雀國所有人的身心。

    他們內心對佛的信仰,瞬間崩塌。

    跪伏之聲響徹不絕。

    陸番百無聊賴,輪椅轉動,徐徐往孔雀國外徐行而去。

    “你叫許楚是吧?”

    “接下來的事情,你能處理?”

    陸番問道。

    許楚目光一凝,拳頭攥起,砸在了隆起的胸膛,“沒問題!”

    陸番笑了笑。

    千刃椅徐行而過,陸番抬起手,拍了拍許楚的肚皮,爾后,身影便消失在了黃沙中。

    墨六七看著陸番消失的身影,深深吸氣。

    伊月情緒則是有些復雜。

    她攥起了拳頭,接下來,她要更努力了。

    丁九燈目光緊縮,整個人的身軀在微微的顫抖。

    他想說……一切的過錯都是他,他才是罪人。

    可是……

    這些孔雀國的王室和貴族,根本不理會他,依舊要怒罵陸番。

    陸少主是這些人能罵的?

    丁九燈目光渙散。

    許楚走了過來,他認得丁九燈,原本還頗為欣賞他,可是此刻,對丁九燈,許楚卻是有些失望。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

    這丁九燈和孔雀國的胡人有牽扯,這點,就讓他心中十分的不爽。

    “不管你處于何種理由……與異族牽扯,乃我西涼之恥!”

    許楚道,他抬起手,遙指這些孔雀國的人,道:“你是在同情他們嗎?”

    “這些人攻打西涼,攻城掠地,燒殺搶掠的時候……有誰同情那些陷于水火的平民?”

    “你寺廟里的那些小和尚,他們為什么會成為孤兒,被販賣到孔雀國做奴隸?就是因為他們的父母,死在了和孔雀國士卒對戰的戰場上!”

    許楚越說越大聲,越說越激憤。

    對于孔雀國,許楚同樣充滿怨恨,因為,他的親人,同樣戰死沙場,敵人就是這些孔雀國的胡人。

    丁九燈跌坐在地上,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修行……你這是修行到狗身上去了。”

    許楚脾氣直爽,怒罵了一句。

    爾后,不再理會丁九燈。

    他一步一步,走向了孔雀國的王室和貴族。

    他取下了背負的兩個生刺大鐵球。

    呼啦。

    大鐵球在鎖鏈的牽扯下,掄動了起來,開始如風車一般轉動。

    許楚身軀魁梧,靈氣涌動,就這般,一步一步。

    血,染紅了黃沙。

    丁九燈怔怔的望著。

    墨六七和伊月面色淡然而冷漠,內心毫無波動。

    孔雀國的王室和貴族慘死。

    三日后。

    回歸西涼的許楚率領著西涼鐵騎,滾滾而來。

    王室和貴族全部死盡的孔雀國,根本無法形成任何的阻隔,對抗西涼大軍。

    孔雀國覆滅。

    ……

    這些事,陸番就沒有太去理會。

    許楚背后站著整個西涼,解決這個事情應該是沒有任何問題。

    陸番回到了北洛城。

    從龍門中而出,回到湖心島。

    湖心島一如既往的靜謐。

    陸番回到白玉京樓閣二層,端坐千刃椅,心神沉入到了傳道臺內。

    他開始研究那佛塔上復刻下來的陣法。

    因為,初步觀望后,陸番發現,這個陣法居然涉及空間。

    八大龍門的確有一些空間的因素,能夠縮短各地的距離,但是,與這陣法上的空間卻是不太一樣。

    陸番構建出一個又一個奇特的符文,符文堆疊漂浮,很快,便在虛空中形成了一座陣法。

    陣法呈現巨大的輪盤狀,內有符文不斷的堆疊。

    陸番漂浮著,觀望著輪盤,瞇起眼,一步踏入其中。

    轟!

    一股龐大的吸力,頓時拉扯著陸番。

    下一刻,眼前的畫面一轉,陸番感覺自己像是迷失在了無盡的空間中似的。

    當陣法失去了足夠的能量,停止了轉動后。

    陸番才是被陣法甩出回歸。

    “這個佛塔的空間元素有些缺失,無法形成傳送陣,一旦啟動,會被拉扯入無盡的虛空中……不知目的,不知何方。”

    陸番盤坐在八卦陣臺上,思索著。

    不過,陸番沒有氣餒,接下來的日子,他都在研究這空間陣法。

    除了研究空間陣法以外,陸番還會準時的退出傳道臺,引出魔主分身,一同對弈。

    在對弈之間,加快對所提成靈氣的轉換。

    修為在穩步提升。

    ……

    霸王在道碑之前枯坐了一個月。

    體藏境靈氣運轉,挖掘人體密藏,已經能夠做到不吃不喝,單單靈氣所帶來的能量,就足以維持正常的生機運作。

    修仙所說的辟谷,正是這個原理。

    而九獄秘境中的情況卻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隨著天元域的天才們踏入了九獄秘境,原本在外面的各大世家修行人都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壓力。

    身處秘境中的修行人感覺的才是最明顯的。

    因為他們發現亡靈村的石碑上,多了一大堆的陌生的名字。

    這些名字的主人,他們的進度提升的速度非常的快,讓不少人都感到驚悚。

    一開始,孔南飛和聶長卿還能占據前二。

    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

    五凰本土修行人的名次開始不斷的被超越。

    原本排在第三的凝昭,名字像是被拉扯住似的,不斷的跌落。

    甚至跌落到了第八。

    “風一樓(天元),進度:百九十。”

    “蕭月兒(天元),進度:百九十。”

    “鐘南(天元),進度:百九十。”

    沐浴在亡靈村,往生池中的凝昭,看著石碑上,一個個超越她名次的名字,長長的睫毛不由微微一顫。

    “九獄秘境,對于體藏境而言,難度非常大,哪怕是景越這等體藏巔峰,也不過堪堪達到百八十進度,想要達到百九十,非金丹天鎖不可,這些人……難道都是金丹天鎖境?”

    凝昭呢喃。

    一顆顆藍靈晶的能量消耗殆盡,開始粉碎。

    嘩啦。

    往生池的池水翻騰。

    凝昭裹上了白裙衣裳,徐徐邁步而出。

    她取出了一顆紅靈晶。

    猶豫了許久,捏碎。

    這不是凝昭第一次捏碎紅靈晶了,之前也嘗試了好多次,可是,除了開出一瓶聚氣丹以外,其他時候開出的都是藍靈晶。

    “嗯?”

    然而,這一次捏碎紅靈晶,凝昭的眼眸卻是不由一亮。

    她發現……

    這一次出貨了。

    光團中,不再是藍靈晶的氣息。

    是什么?

    凝昭內心忽然有些好奇,取出光團中之物,盡是一卷竹簡。

    這讓凝昭心中微微失落。

    本以為是參悟道碑的資格,現在看來,那玩意很難爆出。

    展開竹簡,卻發現竹簡上記載著一種攻伐技。

    “玄階低品攻伐技:冰心月斬。”

    凝昭看的眼眸不由亮了起來。

    她聽公子說過,不管是修行法還是攻伐技,都有分品階,按照天地玄黃劃分。

    凝昭之前的戰斗技巧,總結起來,也不過是黃階罷了。

    而這一次,竟是爆出了玄階攻伐技!

    接下來的時間,凝昭便全心全意的開始修行這攻伐技。

    第一獄門的亡靈城,秦廣城。

    孔南飛再一次嘗試靈魂沖擊失敗,汗流浹背的退出。

    他看著城中石碑,卻發現,身后多了許多追逐上來的名字。

    “這些人……到底是誰?”

    孔南飛凝眸。

    能夠走到這一步的,至少都是金丹境,也就是說,秘境中多出來這么多的金丹境修行人?

    而聶長卿看著那些熟悉的名字,卻是感覺到了一股戰意。

    “他們……果然來了。”

    聶長卿眼眸閃爍。

    他看到了風一樓,這個強大無比的武帝城天才讓他感受到了極強的壓力。

    在杜龍陽等人出現的時候,聶長卿就猜測,這些天才可能也會出現,然而,事實,的確沒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聶長卿深吸一口氣,再度沖擊秦廣城的靈魂沖擊。

    ……

    霸王凝視道碑。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他額頭上布滿了細密的汗珠,眼珠子中更是血痕密布。

    他的模樣看上去有些滲人。

    許多人看著霸王枯坐在道碑下的身影,皆是搖了搖頭,嘆氣不已。

    劉元昊倒是很滿意,霸王參悟不出道意正好。

    劉元昊雖然只是參悟出了六等道意,但是他也發現了,道意對實力的增強是巨大的。

    至少,如今的他戰斗力比起之前強了許多,對上霸王也有了把握。

    劉元昊巴不得霸王永遠都參悟不出道意。

    霸王悟不出道意的消息,傳開了。

    帝京。

    洛茗桑聽完這個消息,姣好的面容上帶著幾分擔憂。

    她在宮中踱步,望著屋外的云卷云舒,許久后,她長長的嘆了口氣。

    命人準備了車輦,洛茗桑坐上了車輦往臥龍嶺而去。

    對于臥龍嶺,洛茗桑的記憶很深刻。

    她猶記得那個男人,面對千軍萬馬,殺的血流成河的畫面。

    曾經的他,意氣風發。

    而如今,卻是被阻隔不前,他本該成為修行人時代最閃亮的那顆星,如今卻是光芒黯淡有墜落之象。

    望著車外不斷飛逝的景象,洛茗桑百感交集。

    她知道,霸王存在心結。

    那心結,既是承諾也是羈絆。

    臥龍嶺秘境。

    洛茗桑的車輦出現的時候,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諸多世家家主都識得洛茗桑,面目有些古怪。

    他們都知道洛茗桑與霸王的關系,也明白,洛茗桑不過是夫子孔修安插在霸王身邊的暗子。

    眾人倒是都沒有笑話霸王。

    畢竟,英雄難過美人關。

    可是,霸王修為阻隔,是實打實的事實。

    就像如今,霸王在道碑前枯坐一個月,卻是仍舊沒有任何的動靜。

    其他人都悟出了道意,甚至,莫天語這沒有拍得道碑參悟資格的家伙,都悟得了四等道意!

    許多人都覺得,霸王在修行人時代,逐漸的泯然眾人。

    洛茗桑從車輦上提著裙擺走下。

    她沒有理會周圍人的目光。

    佇立著,眺望著。

    望著端坐在道碑下的霸王。

    那孤單而無力的背影。

    “王上。”

    洛茗桑開口。

    聲音不大。

    但是,枯坐道碑下的霸王卻是身軀一抖,徐徐睜開了眼。

    滿是血絲的眼中,帶著不甘和疲憊。

    他回首,看到了一張俏臉,一張他許久都不敢面對的俏臉。

    “茗桑。”

    霸王目光有些恍惚。

    洛茗桑微笑了起來:“王上,你終于肯面對茗桑了。”

    霸王沉默了下來。

    忽然。

    洛茗桑邁開了步伐。

    她踏入了第一獄門的威壓區域,龐大的威壓陡然落在了洛茗桑的身上。

    洛茗桑悶哼了一聲,臉色變得煞白。

    畢竟,她不是什么強大的修行人。

    “你做什么?!退出去!”

    霸王忽然怒喝。

    洛茗桑卻是笑了笑,繼續邁步:“王上可還記得此地……”

    “那時候,望著你獨擋萬軍,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心,實際上,茗桑一直都明白,王上希望的是追逐修行,而不是爭霸天下。”

    洛茗桑繼續前行,龐大的壓力,壓的她嘴角泛出了殷紅的血。

    繼續走下去,她很有可能會五臟移位……

    她沒有再繼續說,眼眸中浮現出了許許多多的畫面。

    畫面中的霸王,背負干戚,睥睨天下。

    道碑之下,眼眸中布滿血絲的霸王,面容上浮現出了焦急之色。

    “王上,遵循你的本心……”

    洛茗桑抹去了嘴角的血,搖搖晃晃的站立起來,認真道。

    話語聲很低微。

    但是,在霸王的耳畔卻猶如雷霆炸開一般。

    遵循本心么?

    一瞬間,霸王的眼前開始浮現出了自己的一生。

    武人時代,他天賦妖孽,當世最年輕的宗師,戰力無敵。

    修行人時代,他踏浪而行,入北洛,問道白玉京。

    他追逐氣丹,他怒沖體藏……

    他在修行路上不斷的求索。

    雖然,他每一次的突破都無比的艱難,挨無數的打,每一次追逐修行都遍體鱗傷。

    可是,他卻樂此不彼。

    或許,那才是他的本心。

    龍氣洶涌。

    霸王笑了起來。

    這龍氣,是權力的象征,但是對他而言,卻是羈絆和掣肘。

    他的心結,不僅僅是面對洛茗桑,更有對龍氣的抉擇。

    龍氣就像是一片濃霧,籠罩住了他追尋修行的心。

    而洛茗桑的話,就仿佛一把刀,劈開了籠罩住他內心的濃霧,打破了心結帶來的枷鎖。

    霸王滿是胡茬的嘴角微微上挑。

    他的眼眸逐漸的變得堅定了起來。

    洛茗桑沒有再繼續前行,她走不動了……

    兩位項家軍沖入了第一獄門的威壓范圍,將洛茗桑帶了出去。

    霸王深深的看著洛茗桑。

    爾后,閉上了眼眸。

    吼!

    金色的龍氣從他的背后升騰而起。

    盤坐在蒲團上的霸王,眼眸精亮,卻是大笑了起來,黑色的魔氣蒸騰涌動。

    金龍咆哮,像是朝著霸王怒吼。

    “皇朝龍氣……”

    霸王卻是笑了起來。

    自從獲得了這皇朝龍氣后,霸王就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因為龍氣象征的權力,卻也象征著職責。

    一開始這皇朝龍氣對他的戰力有些微的幫助,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霸王發現皇朝龍氣讓他在統治天下方面得心應手,可是……在修行上,這龍氣就像是一層濃霧籠罩住他的前路。

    讓他迷茫,讓他尋不得方向。

    霸王抬起手,魔氣凝聚,化作了黑斧。

    今日,他不再糾結,他要做出抉擇。

    猛地斬下。

    一斧斬龍氣!

    在外人開來。

    盤坐在蒲團上的霸王,身上的金色龍氣開始不斷的脫離……

    最后,消失的干干凈凈。

    龍氣騰空,化作了金龍橫亙過天地,便消失不見。

    道碑之前。

    霸王盤坐,他的身心變得無比的輕松。

    磅礴的魔氣不斷的涌動著,他的氣息在持續的變強,變強……

    脊椎轟鳴,氣血翻卷。

    轟隆隆!

    霸王眼眸陡然鋒銳,盯著道碑,心頭如雷鳴巨響,翻騰驚濤駭浪。

    靈魂似都隱隱震顫。

    他的道意……悟了!
买彩票3d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