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一劍滅佛種

    金丹境,陸番可提成100縷靈氣。

    莫看100縷靈氣對于如今的陸番而言,像是杯水車薪,但是……很多時候,實力就是這樣一點一點的積累起來的。

    倚靠在千刃椅上,陸番有些感慨,丁九燈提升實力的方式,倒是有些類似于灌頂。

    但是,這樣的實力提升,有些拔苗助長的意思。

    沒有再理會丁九燈,陸番掃視佛界塔。

    這佛界塔上的紋路,有些類似陣法,陸番的眼眸中線條跳動,將這些紋路都分析了一遍。

    論及陣法,陸番敢說,他在五凰小世界,絕對是第一人。

    佛界塔之巔。

    提升了修為的丁九燈抓住了木樁子,狠狠的砸在其上。

    轟鳴之聲傳來,悠揚的傳蕩,隱隱之間,竟是能夠看到一股奇特的音**動。

    震蕩到了天際,似乎要傳蕩到九天之外似的。

    這音波,仿佛在傳遞著消息似的。

    陸番眉宇一凝,認真了起來,果然,這佛界塔與他猜測的一樣,是用來傳遞消息的。

    根據陸番的猜測,每一個世界外,都是茫茫虛無。

    虛無遼闊而無窮盡,除非規則的牽引,否則,想要找尋到一個世界,比起大海撈針還要困難。

    哪怕是高武世界的強者也未必做的到。

    但是……

    若是有了定位就不同了,傳出了消息,就等于有了坐標,高武世界的強者就可以順著目標快速抵達。

    陸番沒有再繼續觀望下去。

    在這短短的掃視時間下,陸番已經將鐫刻在佛界塔上的陣法學習到了。

    本來,陸番打算直接摧毀佛界塔。

    但是,在他看到佛界塔上的陣法的時候,發現這個陣法竟是涉及到玄奧的空間,所以,陸番就來了興趣。

    想要將其學習復刻下來。

    如今,這個陣法學到了,陸番也就不再繼續留手。

    靈識涌動。

    可怕的氣息從陸番的身上涌動而起。

    陸番端坐千刃椅,抬起手。

    風云涌動,可怕的云層席卷而來,磅礴的靈氣飛速匯聚。

    下一刻,竟是化作了一只龐大的手掌。

    手掌有靈氣所凝聚,像是云層堆疊似的,看上去很柔弱,但是,攻伐無雙。

    陸番一掌掃過。

    狠狠的打在了佛界塔上。

    咚!

    轟鳴響徹。

    佛界塔居然在這一刻,直接炸開!

    不過,佛界塔炸開,那個血紅色的大鐘卻仍舊不曾消失,反而懸浮在丁九燈的頭頂之上。

    丁九燈眼眸泛白,額頭上的紅點越發的妖艷。

    他抬起手,雙掌拍在了大鐘之上。

    大鐘繼續傳出聲音。

    陸番端坐輪椅,手指點在護手上,輕輕一撥。

    千刃彈出。

    在周圍匯聚成了圓形混沌。

    音波砸在千刃所形成的護盾上,竟是彈了回來。

    “這鐘是靈具么?”

    “可惜,還不如公輸羽打造的靈具。”

    陸番嘴角一撇。

    遮天手掌捏住了血色大鐘,陡然用力。

    這一口大鐘竟是被捏的爆碎。

    噗嗤!

    在大鐘爆碎的瞬間。

    孔雀王國的所有僧侶皆是吐出了鮮血,神色黯淡,跌坐在了地上。

    丁九燈落在地上,拔腿便開始逃竄。

    陸番沒有說話。

    一掌陡然落下。

    巨大的手掌,遮天蔽日,像是在追逐一只螻蟻,追逐向丁九燈。

    擁有金丹修為的丁九燈怒吼,回身捏出佛印狠狠的打出。

    佛印轟在大手掌上,炸開磅礴的氣浪。

    可是,根本無法摧毀這龐大手掌。

    陸番的大手掌直接攥住了丁九燈,擒拿了歸來。

    身后。

    墨六七看到陸番碾壓式的出手,深深吸氣。

    太強了。

    無需花里胡哨,拍出一掌,便是碾壓一切的手段。

    伊月對于陸番的手段卻是早就知曉,只不過越發的恭敬了。

    許楚激動的攥起了拳頭,西涼勇士,信奉強者,陸番的強大,已經徹底征服了他的心。

    千刃椅散去。

    漫天的銀色光華消失,化作了陸番坐下的千刃椅。

    端坐千刃椅,淡淡的看著擒拿歸來的丁九燈。

    抬起手,陸番一指點在了丁九燈的眉心。

    嗡……

    磅礴的沖擊之力,陡然轟在了丁九燈的眉心上,丁九燈發出了痛苦的嚎叫。

    面容似乎都變得扭曲了起來。

    在丁九燈的身后,似乎有模糊的靈魂彈出。

    那便是占據了丁九燈意志的存在。

    丁九燈的身軀癱軟了下去,趴在地上。

    而陸番則是平靜的看著這模糊的靈魂。

    靈魂平靜了下來,竟是化作了一位文質彬彬的佛陀模樣,白色的袈裟,看上去有幾分白凈。

    后者雙掌合十,臉上甚至帶著微笑,看著陸番。

    “施主,你不可殺我,雖然你也殺不了我。”

    白袈裟佛陀,笑道。

    “為什么?”

    陸番看著這白袈裟佛陀,問道。

    “我乃是佛種,佛界大能廣撒佛種,傳播信仰,每一粒佛種都與佛界大能的靈魂相連,一旦我死,便會形成比起剛才傳出的音波龐大百倍,千倍的波動。”

    “那波動,會將你這方世界的位置暴露的一清二楚。”

    白袈裟佛陀,道。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為他所要表達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他一旦死去,五凰小世界的位置便會暴露,到時候,高武佛界的大能將順著他爆發的波動,在虛無中找到五凰。

    這佛種也在賭,賭陸番不敢殺他。

    當然,他也不覺得陸番能夠殺他,他乃是靈魂狀態,哪怕是嬰變境強者,也未必能殺他。

    陸番看著這白袈裟佛種忽然笑了起來:“非高武世界,應該有規則之力在保護,就算被發現又如何?”

    白袈裟佛種雙手合十,文質彬彬的笑了起來。

    “你錯了。”

    “數萬個中武世界都難以誕生一個高武,高武世界的手段,遠非你所能想象,你猶如井底之蛙,靠著世界規則的保護而沾沾自喜。”

    “可是,你可知道,高武強者要滅中武,手段千千萬。”

    白袈裟佛種道。

    陸番饒有興致,倚靠在千刃椅上,平靜的看著佛種:“若是我所猜測的沒錯,天元大陸應該就是被你給搞崩的吧?”

    “你猶如對待丁九燈一般,影響了苦徒,使得苦徒成為了滅世之手,這應該也是你所說的毀滅中武的手段之一?”

    陸番徐徐道。

    白袈裟佛種眉眼中流露出一抹詫異,“你發現了?”

    陸番嘴角不屑上挑。

    “在高武佛界強者的眼中,一個苦徒算的了什么?那大佛意志降臨,目的為的就是掩護你吧?”

    白袈裟佛陀,雙手合十,面露悲憫。

    “施主,天元本要成一片晉升的極樂凈土,可惜……卻是被施主所破壞,施主可知,自己乃是天元罪人?”

    “施主看似拯救了天元,實際使得天元萬劫不復。”

    陸番一副看白癡的模樣看著佛種。

    他手指在輪椅護手上輕點,平靜道:“你覺得我該如何處置你?”

    聽到陸番這話,白袈裟佛種笑了。

    他覺得陸番開始妥協了,被他話語中隱秘所動搖。

    “阿彌陀佛,既然施主也殺不了我,不如讓我繼續附著于此人,建立佛國,傳播佛道,培養信徒……當然,施主若是擔心我暴露世界位置,可以時刻盯梢于我。”

    白袈裟佛種認真道。

    陸番聽了這話,嘴角抽了抽,不禁想笑。

    這佛種是把他當傻子么?

    建立佛國,傳播佛道,培養信徒……

    若是真的如此,以這佛種的手段,加上背后站立的一個高武佛界。

    很有可能會讓佛道,一下子蓋過陸番所打造的修行之道。

    佛道可以有。

    但是,陸番打算自己搞。

    打造這個世界,是陸番的事情,他不想其他人跟著一起摻和。

    他人,也沒有資格跟著一起摻和。

    所以,陸番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

    淡漠的看著這佛種。

    “你在想屁吃。”

    陸番道。

    佛種臉上的神情微微一僵。

    似乎沒想到,陸番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語。

    “你未必滅的了我,你也不敢殺我。”

    “既然如此……”

    佛種還想說什么。

    然而,陸番打斷了他的話語:“高武大能無法降臨,我無懼之。”

    佛種一滯,蹙眉:“大能麾下掌控諸多頂級中武,一旦暴露坐標,控制頂級中武圍剿這方世界……閣下,仍不懼之?”

    “規則之力,能限制大能,可限制不了同層次的中武世界。”

    佛種的話,意有所指。

    只不過,佛種沒有想到,他的話語剛說完。

    陸番的眼眸卻是出乎他意料的亮了起來。

    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似的。

    “其他頂級中武世界……圍剿?”

    陸番嘴角上挑,盯著那佛種:“此話當真?”

    這問話,為何怪怪的?

    佛種一時間有些猶疑了。

    佛種有智慧。

    若無智慧,他也就無法忽悠人。

    可是,此刻的他,覺得他無法忽悠陸番。

    所以,佛種卻是不敢回答陸番。

    陸番笑了,他已經懂得了佛種的意思。

    若是滅了佛種,真的能夠勾引來其他的世界圍剿。

    那陸番還真的是……求之不得啊。

    “你……”

    本來還想說什么的佛種,突然流露出了震怒之色。

    因為,他沒有想到,陸番居然真的對他動手了!

    轟!

    陸番的手指在輪椅護手上一撥。

    鳳翎劍爆射而出。

    火芒撕裂,斬向了佛種。

    噗嗤!

    佛種瞬間被切割而過,身軀被炸開,炸的支離破碎。

    然而,很快,佛種的身軀再度凝聚,完好無損。

    重新凝聚的佛種,笑了起來:“你果然滅不了我。”

    陸番眉宇一挑。

    哪怕是靈魂,被鳳翎劍切割中,也必定會支離破碎。

    可是……

    這佛種竟然能夠恢復?

    高武世界,果然奇妙。

    陸番一念而動,連續斬出了上百劍。

    空氣都被切割的仿佛要破碎似的。

    然而,佛種再度愈合……

    嘲諷似的望著陸番。

    對上這嘲諷的眼神,陸番的心就有些不舒服了。

    屈指一彈,一團森白色的火焰被他彈出。

    下一刻。

    森白色火焰,在空中包裹住了佛種。

    不斷的焚燒著佛種。

    “阿彌陀佛,佛曰: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佛號誦念傳遍了整個孔雀王國。

    諸多被洗腦的孔雀王國王室和貴族,看著在折磨中依舊自若的佛種,頓時涕淚皆流,越發的虔誠和信服。

    陸番笑了。

    虛偽的佛。

    這佛種居然拿他做傳播的工具……

    他脾氣再好也忍不了啊。

    天地玄火都焚燒不了這佛種,高武世界出來的東西,的確有點古怪。

    若是未曾獲得道碑的陸番,還真做不到。

    可是……

    獲得了道碑,融合了諸多道意的陸番,對付靈魂,自然很輕松。

    心念一動。

    風云色變。

    原本在骨幽火焚燒下,鎮定自若的佛種面色變了。

    “序列道意?!”

    佛種驚駭。

    陸番在護手上連彈。

    五把鳳翎劍飛速迸射,在空中堆疊成了一柄赤紅色的長劍。

    劍上附著四等序列道意,滅魂道意!

    道意,滅魂!

    鳳翎劍掃過。

    佛種恐懼了起來,陡然斬過。

    佛種只感覺一股可怕的撕裂感,瞬間籠罩住了他!

    “你不能殺我!”

    “你會為這個世界帶來覆滅般的災難!”

    “你是這方世界的罪人!”

    劍氣臨門,佛種臨死前發出了嘶吼。

    噗嗤!

    然而。

    裹挾著滅魂道意的鳳翎劍直接斬過其身軀。

    “你為什么能領悟道意?!為什么?!”

    佛種伴隨著嘶吼,陡然被斬滅!

    白熾的佛光陡然綻放,虛空中,竟是浮現出了一朵金色的佛蓮。

    佛蓮不斷變大,變大……

    哪怕陸番想要抑制這佛蓮變大,卻也無法控制住。

    這就是佛種所說的會爆發出比之前佛塔傳出的波動高百倍千倍的波動!

    這波動……涉及到了空間,陸番無法阻止。

    但是,陸番也懶得阻止。

    ……

    無窮盡的虛無中。

    睜開了一雙深邃的,仿佛吞噬整個天地的眼眸。

    “佛種……滅了……”

    “竟敢斷吾之信仰源!”

    “找死!”

    冰冷的聲音在虛無中炸響。

    爾后,這雙眼眸仿佛望穿了無盡的虛無,看到了一朵在黑暗中盛放的金色蓮花。

    ……

    佛蓮之光逸散,大概持續了半盞茶的功夫。

    終于,一切散去。

    天地間,變得靜悄悄。

    崩毀的佛塔凌亂的跌落在地上。

    許楚、墨六七和伊月驚魂未定的看著陸番。

    剛才……發生了什么?

    丁九燈醒了。

    他面色蒼白,眼眸微微有些空洞,哪怕再后知后覺的他,也明白,他做了錯事。

    他爬起來,看到了陸番。

    “陸……陸少主……”

    丁九燈看著陸番,眼眸中帶著幾分痛苦之色。

    “貧僧錯了。”

    丁九燈痛苦道。

    他已經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他替這方世界招來不可匹敵的可怕敵人。

    陸番掃了丁九燈一眼。

    還尚未說話。

    周圍……

    孔雀王國的王室和貴族竟是面容上滿是淚痕,他們爬了起來,一個個都滿是憤怒的盯著陸番。

    在他們看來,陸番就是魔鬼,是罪人!

    “佛說,你會為這方世界帶來可怕的災難!”

    “你是罪人!佛說你是罪人,你便是罪人!”

    “你該死,罪大惡極之人!”

    孔雀國的王室和貴族們紛紛爆吼。

    他們遙遙指著陸番,義憤填膺,滿是憤怒。

    陸番在這一刻,遭受到了千夫所指。

    仿佛他真的成了這個世界的罪人一般。

    丁九燈的面色慘白。

    他佇立起來,面對周圍全部剃度了孔雀國佛僧們喊道:“陸少主不是罪人!”

    “貧僧才是罪人!”

    然而,沒有人聽他的,沒人理他。

    每一個人都義憤填膺,憤怒萬分的盯著陸番,口中噴飛著唾沫。

    丁九燈渾身冰冷。

    許楚攥起了拳頭,這些孔雀國的胡人,這是要反了天?!

    墨六七冷漠的看著這一切。

    伊月眼眸中殺意大盛,帶著殺意,盯著這些孔雀國的國人。

    陸番卻是笑了起來。

    “這佛道,是你的道么?”

    陸番看著丁九燈,問道。

    丁九燈渾身冰冷,搖了搖頭。

    “不……”

    丁九燈心中有屬于他自己的道。

    “好。”

    “那我便期待著,他日……你能用你的佛,給我踏滅這高武佛界的佛。”

    陸番說道。

    丁九燈驟然感覺到龐大的壓力。

    孔雀國的國人們還在不斷的罵著。

    陸番平靜的坐在千刃椅上。

    一手撐著下巴,一邊掃視著那些謾罵的人。

    他就這樣靜靜的看著。

    看著,看著……

    孔雀國的王室和貴族們,謾罵聲便是逐漸消弭……

    爾后,變得安靜到針落可聞。

    【悠閱書城uu小說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

    |

    |

    |

    |

    |
买彩票3d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