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滿面桃花開

    林黛雨處變不驚,冷冷望著那銀發青年道:“你們干什么?”

    銀發青年打量了林黛雨一眼道:“妹妹,長得不錯!”

    劉文靜壯著膽子道:“讓開,不然我們會報警的!”

    銀發青年呵呵笑了起來,他擺了擺手道:“你們走,我不找你們麻煩。”他伸手指向后面的張弛道:“那小胖子給我留下來,其他人趕緊走。”

    張大仙人聞言一怔,本以為這群混混是沖著林黛雨來的,搞了半天自己還冤枉了她,這次禍水不是紅顏,而是自己,看來人身安全和長相也不是絕對反比的關系。

    周良民道:“你們……”他本想鼓足勇氣說句話,那銀發青年雙目一凜:“滾!是不是想留下挨揍啊?”

    周良民嚇得一哆嗦,向身邊兩位女同學顫聲道:“要不……咱們先走……”

    劉文靜也怕的不行,她的確想趕緊離開這里,可看到林黛雨仍然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以為林黛雨被嚇住了,伸手拉了拉林黛雨的衣袖,按照她的想法,他們可以先走,然后報警。

    侯博平低聲對張弛道:“我不走,我留下來幫你。”雖然他也很害怕,可是他既然將張弛當成了朋友,就不能在這種時候棄他而去,不然他自己的良心會過不去。

    張弛心中感到一陣溫暖,想不到危難之時愿意跟自己并肩戰斗的居然是過去一直捉弄自己的同桌,人間還是有真情在的。

    張弛道:“你們先走吧,誰都不要留下,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處理。”他向侯博平悄悄擠了擠眼睛,示意他趕緊離開這里去搬救兵,事實上以侯博平的戰斗力留下來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周良民再次道:“咱們先走吧。”恐懼已經讓他不顧經營形象。

    林黛雨輕聲道:“要走你走,我不會將他一個人丟下!”

    張大仙人內心打了個激靈,他沒想到林黛雨居然擁有這么大的勇氣,最難消受美人恩,她沒理由對我這么好,難道另有所圖?不對啊,此女雙商極高,應該懂得審時度勢,在目前這種敵眾我寡的狀況下,選擇留下實在是愚不可及的做法。

    張弛不認得這群人,也不知道他們為何要找上自己,他還是走了過去,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站在同伴的最前方,也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直面未知的敵人。

    張弛矮胖敦實的身材擋在了兩名女同學的前方,就像一堵墻,一堵矮墻,擋得住兩位女同學的身材卻擋不住她們的視線。

    周良民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如果走了,他擔心林黛雨會永遠看不起自己,可如果留下他有沒有這樣的膽子。

    林黛雨道:“你們兩個送劉文靜先回去。”這句話等于給周良民一個臺階,周良民沒做過多的考慮就答應了下來。

    張弛道:“猴子,你聽到沒有?”

    侯博平沒說話,躬下身從地上默默撿起了一塊磚,人生能有幾回搏,老子已經錯過了高考,不想錯過人生的路考。

    劉文靜咬了咬嘴唇,快步離開,周良民低下頭跟著她的腳步趕緊走了,他在內心中安慰自己,遇到這種狀況不能逞匹夫之勇,要有智慧,必須要有人先離開去報警。

    銀發青年望著張弛道:“你就是張弛啊?”

    張弛道:“是我!”臨危不懼的樣子讓他的魅力值瞬間提升了500,來到了-2000。

    銀發青年笑了起來,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他突然一拳向張弛的面門擊去,正中面門,張弛踉蹌退了兩步沒有倒下。

    侯博平大吼一聲:“我特么跟你們拼了!”

    張弛展開臂膀將他攔住,咧開嘴笑道:“誰都別動,我的事情誰都不要插手。”

    林黛雨一雙美眸怒火閃現,她的怒火值已經到達了3000,火源石吸收到了來自于她的上昧之火,張弛感到胸口一熱的同時,也覺察到了銀發青年的武力值,對方的攻擊力和防守力都達到了85,只有當對方想要攻擊自己的時候,他才能看清對方的武力值。

    張弛知道以自己目前的狀態是無法和對方一爭短長的,對方出手果斷,幸虧這一拳擊打在自己的臉上,如果打在別的地方,恐怕自己已經喪失了反抗能力。

    林黛雨握緊了雙拳,此時她看到遠處一名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正在遙遙觀望著,她緊握雙拳的手又悄悄放開,皺了皺眉頭。

    張弛道:“打人不打臉,我說你懂不懂規矩?”

    銀發青年點了點頭,揚起拳頭照著張弛防御力10000+的臉又是一拳。不打臉?我今兒就是來打你臉的。

    張弛之所以剛才那樣說,就是要吸引對方的注意力,讓對方將火力集中在自己的臉上,這一拳比剛才更重,張弛的腦袋明顯又一個后仰的動作,不過他搖晃了一下,仍然堅強地站住了。

    林黛雨從那一拳擊中張弛面門發出的聲音已經判斷出對方強大的力量,如果這一拳擊中自己,可能自己已經倒地不起,不過張弛仍然擋在她的前方,林黛雨咬了咬櫻唇,她悄悄向遠處的黑衣人使了個眼色。

    黑衣人笑了笑,開始慢條斯理地解開西裝的紐扣。

    張弛吸了一口氣,望著銀發青年笑了起來,銀發青年望著他那張可惡的笑臉,內心中的怒火蹭蹭蹭不停向上躥升著。

    這和他心中預先設定的劇本不同,他本想以干脆利落的一拳將這個小胖子擊倒在地,然后用腳踩著他油膩的肚子,再在他的胖臉上狠狠啐上一口唾沫,讓所有兄弟看到自己如何霸氣側漏,如何八面威風,甚至順便還可捎帶用野性之風吹開純情少女的心扉,可連續兩記重拳都沒奏效,這小子實在是太抗揍了!

    張弛道:“你特么沒吃飯啊?我站著讓你打你都不行?來啊!有種照這兒打!”他瞪大了雙眼,把臉向前伸出去。他的魅力值在持續不斷地攀升著,從最開始的-2500已經來到了-1200,不斷刷新著他來到凡間之后的最高紀錄。勇氣是一個男人魅力的最主要成分。

    侯博平佩服張弛的狠勁兒,可是他懷疑張弛是不是被打傻了,不但不知道還手,反而主動將臉送過去。

    林黛雨怒視遠方,那慢條斯理的黑衣人總算將西服脫下,一步步向這邊走來。

    銀發青年用盡全力揮拳向那張可惡的面孔擊去,事不過三,他不信邪,這一拳我必然要將你擊倒在地,然后用鞋底狠狠在你的圓臉上留下一個深深的鞋印。

    剛才始終一動不動的張弛這次卻主動迎了上去,用他的臉主動迎向對方的拳頭,在所有人看來,這廝是在飛蛾撲火,是在自尋死路。唯有張大仙人知道,自己的這張臉皮不會受到實質性的傷害。

    突然縮短的距離讓銀發青年這一拳的力量無法得到盡情施展,當他的拳頭提前擊中了張弛的胖臉,張大仙人的五官都被這記重拳打得扭曲走形,不過他完全扛得住,不但如此他的頭腦還保持著足夠的冷靜和清醒,事不過三,他不會任人宰割,他要絕地反擊,攻其不備,取其要害。

    張弛僅僅60的戰斗力并不起眼,可是當他將戰斗力準確鎖定在對方的弱點之上,就可以成為扭轉勝敗的關鍵。

    張大仙人用臉承受了對方的第三次重擊,他的左手狠準穩地掏在了對方的襠下,一把抓住了對方的命根子,最可氣的是,這廝得手之后還要大叫一聲:“猴子偷桃!”

    侯博平愣了一下,這時候哪還有去偷桃的心思,可馬上就聽到一聲殺豬般的慘叫。

    剛才還牛逼哄哄的銀發青年慘叫著摔倒在了地上,張弛左手緊緊攥住這廝的襠下,有點小,怕被他跑嘍。

    揚起右拳,照著這廝的面孔狠狠捶了下去,張大仙人的戾氣絕非尋常,一拳接著一拳,砸得對方滿臉開花。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他絕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我打你個欺軟怕硬的小無賴,打你個滿臉桃花開,打你個豬頭掛血彩,打到你心服口服永遠不敢來!

    能不能多投點推薦票!
买彩票3d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