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輕輕地我走了

    張大仙人原本只想安安靜靜地當一個旁觀者,卻想不到這么快就被林黛雨當眾點名,一群人全都朝這貨望去。

    張弛站在那里無動于衷,因為他看到侯博平帶著幾名同學趕出來了,林黛玉的忠粉周良民也在其中。

    侯博平沒走多遠就遇到了周良民幾人,他把事情一說,義憤填膺的幾名同學就跟著他沖了出來,聽說林黛雨受到糾纏,先是感到憤怒,然后就感覺跟中彩票似的,趕著英雄救美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周良民臉漲得通紅,額頭青筋都鼓漲了出來,兩只袖子擼起老高,準備好了要大干一場英雄救美,遠遠叫道:“你們干什么?”熱血激情,義憤填膺,我要先聲奪人,搶出風頭。

    不然林黛雨怎么能注意到我!

    羅旭光回過頭去,惡狠狠瞪了他一眼,周良民看清是他的時候,內心頓時咯噔一下,臉色瞬間失去了血色。

    嘉治中學是一所私立學校,和北辰一中相鄰,嘉治中學的培養方向是出國留學,同時會針對國內高考進行培養,美其名曰中英雙軌教學,收費也很高,能夠進入這所學校的基本上都不是貧民子弟。

    羅旭光是嘉治中學赫赫有名的人物,也是一位問題少年,他的父親是北辰本土的建筑商,據說身家早已過億。因為家境優越,出手大方,所以平時身邊總不乏小朋小友。

    周良民在他手上吃過虧,所以看到鬧事的對象是羅旭光的時候,頓時泄了氣,英雄救美也需要實力,這群人真不是他能夠惹起的。

    羅旭光似笑非笑道:“你特么跟我說話的?”

    周良民居然被他的氣勢嚇住,張口結舌道:“沒……我……我沒有……”再看周圍,除了不知天高地厚的侯博平還在,其他同學居然一個個安靜地走開了,因為看到是羅旭光這群人,所以都不敢多事。

    周良民吞了口唾沫,向侯博平低聲道:“我去找老師。”

    侯博平也意識到形勢不對,自己叫來的援軍不行,仗還沒正式開打,大部隊就已經全面撤退,這讓他這個傳令官非常得尷尬!實在是太尷尬了!

    張弛有些無奈,他高估了周良民的血性,看到夢中情人被人糾纏,居然在這種時候退卻,這樣的行為必將導致他永遠被林黛雨打入黑名單。

    多好的機會啊,真想追人家,就算挨頓打也能博取同情心,不投入哪能有回報呢?

    望著鳥獸散的那群人,羅旭光哈哈笑了起來,北辰一中的男生全都是慫貨,他向林黛雨道:“林黛雨同學,你別怕,我們又不是壞人,就是想跟你交個朋友,加個好友唄。”

    林黛雨仍然沒有搭理他,目光望著遠處,羅旭光順著她的目光望去,看到一個矮胖的男生慢吞吞朝這邊走了過來。

    嘉治中學的八名男生都望著這個自不量力的家伙,難不成他想英雄救美?就憑他?不知道我們在高中選修得是跆拳道,我們最少都是跆拳道六級綠帶,羅旭光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已經達到了二級紅帶水平。

    張大仙人敏銳地覺察到了這群人對他的敵意,當別人對他有敵意的時候,他就能夠看到對方的武力值,有沒有搞錯,羅旭光的攻擊力竟然有80,不過防御力只有50,攻防平衡存在著很大的問題。

    如果不是剛才林黛雨叫了他的名字,張弛不會貿然出頭,倒不是因為他害怕惹事,畢竟在這種公共場合,羅旭光一幫人也不敢做出太過分的事情。

    張弛本希望侯博平帶來的那群同學能夠將對方嚇退,可以周良民為首的幾個同學全都是戰五渣,還沒靠近戰場就已經敗退。

    只剩下侯博平還在遠處觀望著,他不得不佩服張弛的勇氣,在這樣的狀況下居然還敢走過去,人家這才是色膽包天啊!

    張弛向林黛雨笑了笑道:“你找我?”

    林黛雨點了點頭。

    “找我干什么?”

    林黛雨被問得無言以對,我還能找你干什么?你又不是瞎子,你看不到?這群外校的無賴男生糾纏我,找我的麻煩,我叫你當然是尋求你的幫助。

    林黛雨現在才意識到,自己是病急亂投醫,居然想向他求助,瞧他這個窩窩囊囊的樣子,根本就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還談什么幫助自己。

    林黛雨沒好氣道:“沒事!”怒火值+1000。怒其不爭,哀己不幸,怎么攤上這群沒血性的同學。

    張弛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沒事我先走了!”

    林黛雨目瞪口呆,這廝還真出人意料,她反應過來馬上道:“等等我!”

    “好!”

    林黛雨準備趁機脫身的時候,羅旭光又把她的去路擋住了,望著張弛道:“你丫誰啊?”

    張弛笑瞇瞇慢吞吞道:“北辰一中高三一班,張弛!”他主動向羅旭光伸出手去:“認識一下。”

    羅旭光瞇著眼睛滿臉不屑地望著他,壓根沒有跟他握手的意思,向前探了探身,低下頭,近距離惡狠狠盯住張弛,威武霸氣地甩出一句:“滾!”

    張弛點了點頭,滿臉堆笑道:“好,我滾!”

    然后他突然仰起頭,用自己防御力10000+的大臉狠狠沖頂在羅旭光的面門上。誰都沒料到張弛會突然發動攻擊,而且是用這種方式,見過打臉的,誰也沒見過用自己臉打別人臉的。

    也怪羅旭光離得太近,把那么好的機會送到張弛的面前。

    這一撞,撞得羅旭光滿臉開花,天旋地轉,一屁股就坐倒在了地上。張大仙人的陰險狠辣和不止于此,沖上去雙手掐住了羅旭光的脖子,大吼道:“誰敢動一下,我就為民除害!”

    跆拳道紅帶二級的羅旭光沒有表現出相應的戰斗力,自認為英俊的面龐被張弛撞得血流滿面,看到自己流血,他嚇得當場就暈了過去,這貨暈血。

    跟著羅旭光過來的七名同學看到眼前的情景也嚇蒙了。他們平時欺負別人慣了,沒遇到過這樣的場面,這小胖子出手怎么一點套路都不講,手太黑了。

    此時有數十名北辰一中的男同學聞訊趕來,帶隊的是霍青峰,霍青峰今天憋了一肚子的火氣,聽說嘉治中學的男生公然在外面糾纏林黛雨,馬上召集同學趕了過來,振臂一呼大喊道:“揍他們!”

    血氣方剛的兩撥年輕人廝打在一起,現場頓時陷入一場亂戰之中。

    兩個學校老師趕到的時候,北辰一中這邊已經完全控制了場面,嘉治中學的幾名男生被揍得鼻青臉腫。

    他們花里胡哨的跆拳道在實戰中派不上太大的用場,腳抬得雖然很高,可容易失去平衡,被對方掀翻在地圍毆。在加上他們領頭的羅旭光早就讓張弛用臉給滅了,已經無心戀戰。

    張弛沒有卷入這場亂戰,趁著眾人開打,他放開了已經暈倒在地的羅旭光,準備溜走,臨走之前還不忘叮囑林黛雨:“你千萬別把我扯進來。”

    聞訊趕來的保安和老師將雙方分開的時候,張弛早就溜了個無影無蹤,林黛雨居然也若無其事地登上了剛剛到來的一班公交車。

    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地來,我輕輕地揮了揮手,不帶走一片云彩。
买彩票3d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