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買家秀和賣家秀

    張弛想跟上去,可跑了兩步就已經看不到李躍進的身影,他不敢冒險進入林中,萬一在其中迷失了方向只會更加麻煩。

    他也不敢走開太遠,找了塊平整的巖石,將背包放下,耐心等待著李躍進的回歸,等了二十多分鐘,仍然不見李躍進回來。

    張弛有些著急了,在周圍小范圍轉了轉,無意中看到下方的山坡,卻看到山坡中段的灌木叢中似乎有一團黑乎乎的東西。

    張弛用力吸了吸鼻子,空氣中夾雜著種種植物的味道,可張大仙人敏感的鼻子還是從這種類繁多的味道中嗅到了一絲絲似乎來自于不死草的氣息,這應該不是自己的幻覺,可他也吃不太準。

    因為沒帶望遠鏡,以他現在的目力無法看清那團東西的細節,抬頭看了看西邊的天空,橘色的夕陽映照得彩霞滿天,估計再有一個多小時太陽就落山了,李躍進還沒有回來。

    張弛不能再繼續等下去了,要知道不死草有個特征,日出發芽,日落枯萎,雖然名為不死草,可實際上生命只有一天,錯過今日等它下次發芽可能要一年之后了。

    他不知道自己現在的這副糟糕身板兒能否撐過一年,必須盡快采到不死草煉成培元丹。

    張弛從登山包里取出繩索,他從某寶上買了用來消防逃生的8mm繩索,五十米雙鉤的繩索才四十塊錢。

    雖然不是專業的登山用繩,可根據賣家介紹,這是專用高樓應急防火戶外安全輔助繩,可以承受兩百公斤的拉力,他現在的體重也就是剛到一半。

    超強韌性,雙倍拉力,為你多加一條生命線,廣告上說的。

    是不是很踏實,是不是很給力,五十塊一條生命線,是不是很劃算!

    張弛找了一顆碗口粗細的松樹作為固定,另外一端用鋼鉤扣好在自己三尺二的腰上,用力掙了掙,感覺這尼龍繩的強度應該沒有什么問題,這才小心翼翼地沿著山坡向下溜去。

    這山坡大概有六十度的樣子,山坡上分布著不少的石塊,植被很少,只有靠近那團黑乎乎東西的地方才有灌木叢分布。從張弛出發的地方距離目的地大概有三十米。

    張弛非常謹慎,一點點的向下挪動,山坡上布滿石塊,落腳的時候這些松動的石塊就紛紛滾落了下去。

    張弛看到那些滾落的石塊,一直滾到了坡底,他的目的地位于山坡三分之一的地方,這山坡的總長度超過了一百米,更讓他害怕得是,山坡的底部只有一片寬約五米的平地緩沖,再往下就是懸崖,懸崖下方應當是山澗,站在這里就能夠聽到轟隆隆的水流聲。

    張大仙人向上看了看,松樹傲然挺立,繩索雖然繃得筆直,可是毫無異狀,他松了口氣,自己自從被貶凡間之后,運氣還算不壞,應該不會有事。

    他戰戰兢兢地挪動,總算有驚無險地來到了那片灌木叢前,定睛向那團黑乎乎的東西望去。

    心中頓時失望萬分,哪是什么不死草,根本就是一只隨風飄落到灌木叢中的黑色塑料袋。張弛暗罵沒公德亂丟垃圾的家伙,當然這跟他的視力也有關系,雖然沒戴眼鏡,可兩只眼睛都是0.5,妥妥的近視。

    可自己剛剛明明聞到了不死草的味道,張弛有些不甘心,他伸手去撿起那塑料袋,就算沒有不死草也得為環保出一份力。

    一個黃色的物體倏然從塑料袋下竄了出來,卻是一只臭鼬,張弛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嚇了一大跳,他第一時間雙手護住面孔,身體下意識地后仰,那臭鼬并未攻擊張弛,對著他放了個臭屁,從他的身邊掠過繼續向遠方奔去。

    張大仙人被黃大仙嚇了個手忙腳亂,原本他始終一手抓住繩索,因為下意識地躲避黃大仙,用雙手護住面門,自然放開了繩索,臃腫的身體并不靈活,后仰的時候腳下一滑,整個人就失去平衡,沿著山坡滾了下去。

    張大仙人馬上就意識到他應該首先護住得是腦袋,要知道這具肉身防御力最為強大的就是臉皮,防御力10000,就算從萬米高空摔下去,臉先著地也不會毀容。

    可身體的其他部分就沒那么皮實,張弛抱著腦袋沿著六十度的山坡滾落下去,就像一只滾動的皮球,雖然害怕,可并未喪失理智。張弛還記得自己身上拴著安全繩,這條繩索會在關鍵的時候拉他一把,給他的生命上一道保險。

    五十米的繩索很快就到了盡頭,張大仙人感覺到腰部被重重的一扯,他以為身體即將停下滾動,依靠安全繩撿回一條小命的時候,這根號稱超強韌性,雙倍拉力的尼龍繩卻從中斷裂。

    短暫的停頓之后,張弛又沿著斜坡繼續向下滾去,帶著斷裂的繩索滾下山坡,又因為慣性毫無停頓地滾過了五米的平地緩沖,然后騰空直墜而下。

    張弛聽到下方轟隆隆的山澗水流,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小命玩完了!

    近二十米的落差,張弛沒有幸運地摔入水潭里,甚至沒有摔倒山澗中,落地的地方是鵝卵石遍布的河灘,還是臉先著地,這張防御力10000的面皮直接將一塊臉盆大小的鵝卵石磕得粉碎。

    ……我很痛……

    張大仙人趴在河灘上一動不動,雙手雙腳張開,俯瞰下去,就是一個標準的大字。

    如果人生能夠重來,張弛一定多買一條尼龍繩,五十塊加得生命線果然是一分錢一分貨。

    買家秀和賣家秀天壤之別,張大仙人用親身的經歷驗證了這個眾所周之的事實。

    馬蒂歌波依德!該死的商家,虛假宣傳,關乎生命?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

    “我是不是死了?”張弛產生這個想法的時候就意識到自己可能還活著,因為他能夠感到痛感,除了臉皮身上無處不痛,除了思維,任何地方都無法活動。

    張弛無法動彈也發不出聲音,只能寄希望有人過來營救,最可能救他的人應該是李躍進,他去追偷獵者也該回來了吧?

    張弛一動不動地想著,他的臉埋在碎石中,看不到任何的東西,只能聽到一旁山澗的流水聲,這樣的狀況,每一秒都是漫長的煎熬。
买彩票3d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