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地陪李躍進

    有了周家付給的十萬塊房款,張弛的手頭就闊綽了許多,當然他現在還不能考慮享受,甚至顧不上改善自己簡樸的生活條件。

    雖然他以極大的熱情投入到鍛煉中去,可體質的提升仍然有限,他必須要盡快煉出培元丹,利用培元丹改善自己的體質,也唯有如此才有希望延長短促的生命。

    翡翠手鐲上的兩塊鑲金確定含有精金的成分,丁烷噴槍的溫度可以達到1500℃,通常用來熔化黃金,

    精金的熔點更高,利用普通的煉金方法是無法煉出精金的。當然還有電解和化學方法,可是張弛在猛捋了一遍化學知識之后,仍然無法確定化學的方法會不會損害精金。

    在深思熟慮之后還是決定利用高溫融化黃金,將其中的所謂雜質提取出來。

    想要進行下一步的提煉,需要引動三昧真火,至于能否在留存黃金的前提下煉出精金還是未知數。

    火源石里面雖然積蓄了不少的能量,可是他暫時不能妄動,畢竟他用來煉制培元丹的藥材還少關鍵的一味——不死草。

    這段時間他已經踏遍了北辰周邊的丘陵,已經基本斷定這些海拔不超過300米的小山包上不可能有這種藥材的存在。

    據他所知,在上古時代,凡間存在不少的靈犀之地,這些靈犀之地通常被稱為神墟,通俗點來說就是神仙工作戰斗過的地方。

    這種地方或許會有天材地寶存留,不過人類歷史存在了那么多年,即便是有神墟也被開采得七七七八八了,偶有幸存也必在人跡罕至之地。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張弛決定去一百公里以外的清屏山靈犀峰去看看,既然名為靈犀或許就是上古留下的靈犀之地呢?

    清屏山靈犀峰海拔1573m,是燕南省內的最高峰,位于澄海市,從北辰到澄海有城際列車相通,一個小時就能夠抵達。

    張弛周六一早就登上前往澄海的列車,為了這次的旅程他事先做足了攻略,也做好了充分的準備。

    除了必須的戶外生存用品,他還特地購買了一個二手的手持gps,這是為了以防萬一,張弛并不認為景區的常規路線能夠找到不死草,所以他選擇只有資深驢友才會選擇的北坡上山。

    可一旦進入崇山峻嶺,如果迷路可不是鬧著玩的,關于驢友失蹤的新聞報道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次。

    為了穩妥起見,張弛還特地從網上聯絡了一位經驗豐富的地陪,確保萬無一失,畢竟他被貶凡間,仙脈已斷,再無修煉成仙的可能,他對這具方方面面都非常平庸的肉身珍視得很,看重的很。

    地陪叫李躍進,是個三十多歲、魁梧健壯膚色黧黑的當地人,因為火車晚點,他在出站口多等了半個小時,見到張弛的時候,臉上已經寫滿了不耐煩。沒好氣道:“怎么現在才到啊?我等你一個多小時了。”

    張弛馬上就收獲了500點怒火值的見面禮,如果換成別的雇主一看到對方脾氣不好說不定就惱了,你愛等不等,可張大仙人卻是感到意外之喜,雇了個地陪還附送怒火值,而且這怒火值是相對少見的上昧之火,這運氣也是沒誰了。

    張弛懶洋洋道:“您真是夸張,才晚點半個小時!火車又不是我開得,晚點能賴我嘍?”

    李躍進一聽更火了:“那你說怨我嘍?是我讓火車晚點的?”怒火值飆升到800。

    張弛道:“反正已經晚了,您要是不想做我生意,您別等啊。”他是存心故意激怒李躍進,意外之火不要白不要。

    “是你說的,我今兒還就不等了。”李躍進轉身想走,怒火值已經突破了1000。

    張弛道:“定金我可都付給你了,根據合同上規定,你等我半小時免費,每多等十分鐘加二十,這是二十塊,當然,你也可以拒絕,現在一走了之,如果那樣我就會投訴你。”

    李躍進轉過身來,冷笑望著這小胖子:“投訴我?消協還是旅游協會?”我一開黑車的還怕你投訴?

    張弛連珠炮般道:“咱們有網上交易記錄的,你的車牌號我知道,你的身份證號我知道,你沒有導游證,私自接活,真要把這事兒抖出來,你覺得能輕易糊弄過去?”

    李躍進的臉黑了,怒火值1500+:“誰會相信?”

    “退一萬步我就去找警察,投訴你詐騙,你說他們是信你還是信我這個窮學生?”

    怒火值再度飆升3000+

    張弛見好就收,笑瞇瞇道:“我說大叔,和氣生財,您比我大那么多,吃得鹽比我吃得米都多。何必跟我一個高中學生一般見識,我多給您五十,就當補償您等我的損失。”

    聽到張弛愿意多拿五十塊錢來賠償自己的損失,李躍進馬上氣就順了,是啊,和氣生財,自己干嘛要跟錢過不去,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臭脾氣,何至于混到現在這種地步。

    張弛把一張五十塊錢的鈔票遞到李躍進的面前,李躍進看到那誘人的一抹綠色,怒火值瞬間掉到了100,張弛暗自感嘆,有錢能使鬼推磨,天上人間都是顛仆不滅的真理。

    李躍進把錢揣在了兜里,打量了一下張弛,然后帶著濃重的鼻音甩出一句話道:“跟我來!”他壓根沒有幫張弛拿行李的意思,導游又不是腳夫,老子也是有原則的。額外服務,就得額外計費。

    張弛跟在并不友善的李躍進身后,背著70l的登山包,發現這廝的雙商偏低,智商92勉強稱得上普通,情商只有60,要知道低于90就已經是低情商了,來凡間久了就明白,情商這玩意兒,沒有最低只有更低。

    張弛看不清李躍進的武力值和防御力,證明李躍進對自己沒有敵意,只有在對方對他產生敵意的時候,他才有可能看清這方面的數值。

    李躍進來到一輛破破爛爛的白色五菱面包前停下腳步,拉開車門,一股濃重的韭菜混合大蔥的味道撲面而來。

    張弛扭過頭吸了口氣:“味道夠剛的!”

    李躍進道:“生活不容易,且行且珍惜,說了你也不懂。”

    張弛進入車內,才發現后座上還擺放著一堆韭菜兩捆大蔥:“大叔,您平時還賣菜啊?”

    李躍進沒好氣道:“屁!自己吃的!”

    張弛道:“您自己吃,您自己吃,那啥……您身體不好?”

    李躍進從后視鏡中瞪了這廝一眼,聲如洪鐘道:“好的很!”

    “那為啥要吃那么多的壯陽草?”

    李躍進咬了咬牙,怒火值蹭蹭蹭回到1500,強忍住沒有發作,這貨牙尖嘴利,自己說不過他。咬牙切齒地啟動小面包,1.2排量的引擎咆哮著帶著顫抖的車身沖了出去。
买彩票3d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