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尸妹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船老大?

    【悠閱書城app,免費看小說全網無廣告,ios需海外蘋果id下載】

    雖然只服用了一點點百花夜,但這東西,不愧是名動天下的藥劑。

    就算那么一點,便極大的提升了我的傷勢恢復。

    整個人,都變得非常的暢快,充滿了精神。

    我伸了個懶腰,喝了杯水。

    便見到老風和胡美,也陸陸續續的轉醒了過來。

    二人和我一般,都得到了百花液的極大幫助。

    不僅傷勢迅速恢復,自身靈力,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甚至還有穩固道基的作用,難怪被道門奉為稀世寶藥。

    看二人表情不錯,我開口問道:

    “感覺怎么樣?”

    老風直接點頭:

    “很不錯,全身充滿了精力!”

    “是挺好,這藥力極強,我甚至能感覺到,憑借這股藥力,我甚至能在近期突破!”

    胡美也高興的說了一句,對我的態度又好轉了一點。

    見二人如此,我也很高興的笑了笑。

    “那就太好了,這樣我們的戰斗力可就要提高了!”

    我笑吟吟的,與大家談論起服用這個東西之后,自身出現的各種變化。

    這百花液的確是個好東西,那么剩下的半瓶,可就要保存好了。

    聊了幾句之后,大家都有些餓了,便打算離開去吃點東西。

    胡美聽完,也是一點頭。

    搖身一變,再次化作了一只狐貍。

    不過這家伙不讓我抱,而是讓我提個口袋,她轉進口袋里,讓我提著。

    這到無所謂,我也就照做了。

    等提好胡美之后,我和老風直接離開了房間。

    等我二人離開房間后,發現周圍一些房間,都已經空了。

    想來是已經下山離開了,畢竟這一次道門大會,截止昨晚就算是結束了。

    今天,也不過是道門高層開開小會,商量一下未來五年道門資源的分配罷了!

    這種事兒,只有各大門派可以參與。

    象我們這些散修游道,別說參與了,他們討論了什么,都未必可知。

    所以很多道門同道,一大早就離開了。

    等我們來到食堂的時候,也沒多少人。

    我們隨便點了早餐,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

    胡美則躲在袋子里啃包子,不過她吃不慣,也沒怎么吃。

    最后也就趴在袋子里“睡覺”,不過她的睡覺與我們不同。

    算是一種閉關或者是修行。

    我和老風也沒理會,一邊吃,一邊聊起了昨天的事情。

    不過最讓我掛懷的,還是那妖道如何被處理。

    以及昨天風哥突然的表情變化。

    妖道如何被處理,我們是這種身份,肯定是接觸不到了。

    這會兒討論也沒用,但是風哥情緒變化的事情,卻可以推測一翻。

    因此,我和老風在聊了幾句之后。

    便將我昨天拿下來的飛魚金鏢,拿了出來。

    然后對著老風道:

    “老風,你認不認識這東西?”

    老風見我拿出了飛魚金鏢,也是皺了皺眉。

    仔細的打量了好一會兒后,搖頭對我說道:

    “這個不認識,也沒見過!”

    聽老風如此開口,我的臉色更是驚疑起來。

    對著老風再次開口道:

    “老風,昨天風哥正是看到了這飛魚金鏢,情緒才突然失失控。

    而且還對我說,他們來了,還我迅速離開……”

    老風聽到這里,小咬了一口饅頭。

    還是搖頭:

    “不知道,但能讓他感覺到恐懼,我還真不知道是什么。難道、是涼家?”

    老風作出自己的猜測,但我卻從旁推斷道:

    “不應該吧!風哥好似對涼家恨之入骨,每每提到,并沒有絲毫恐懼,反而是更多殺意和狂躁。

    可能,這飛魚金鏢,并不是涼家的!”

    “你說得也并無道理,只是我真不知道,他在害怕什么……”

    說到這里,老風停頓了一下。

    而下一刻,老風瞳孔猛的一縮。

    身體跟著就是顫抖了一下,有著一臉惶恐的表情望著我。

    “莫、莫非,莫非是,是他們……”

    突然間,我見老風這般表情,也繃緊了神經。

    很明顯,老風這是想到了什么。

    急忙追問到:

    “他們是誰?”

    老風并沒有第一時間開口,而是深吸了口氣兒。

    緩緩的放下了手中的包子,有些忌憚的開口道:

    “海頭鏢……”

    一聽“海頭鏢”三個字,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海頭鏢,之前就有提到過。

    也就是所謂的“船老大”別稱。

    之所以用“海頭鏢”三個字,那是因為這些人與一般的船老大不同。

    他們精通道門易術,奇門方術。

    在茫茫大海之中,能與海蚌爭珠,鯨口拔須,深海伏魔,的海中浪人。

    逐漸熟悉老風之后,我漸漸的知道了他的過去。

    其中,就有老風度過的黑暗十年。

    而那十年里,便是老風做船鬼的日子。

    控制老風的,就是一位海頭鏢。

    此刻聽老風如此說起,莫非昨天風哥忌憚的是,是當初控制了老風的那位“海頭鏢”?

    那飛魚金鏢,就是那個船老大的武器么?

    腦海之中,瞬間閃過這樣的思緒。

    而老風,也接著往下說道:

    “能讓他恐懼的,可能只有那艘船的主人吧!”

    說到這些,老風的臉皮,好似都不自覺的抽搐。

    雙眼之中,閃爍著恐懼。

    我無法體會老風那黑暗的十年經歷了怎樣的日子,但我知道,一定很疼苦很壓抑,生不如死。

    想到這里,我沒有在繼續追問。

    因為我在老風的眼聲之中,已經看到了些許恐懼。

    那是淶源本能的懼怕,我越是追問,老風可能就會越來越疼苦。

    如果他想說,他會告訴我。

    所以,我收起了那枚飛魚金鏢,不在開口。

    老風則沉默了一會兒,嘆了口氣兒:

    “算了,不提了。

    如果他真的再敢出現,我想以你我的道行,能對付他的!”

    我微微點頭,沒多說什么。

    老風則拿著包子,大口的吃了幾口。

    同時,我的電話突然響起。

    看了一眼,是徐澄靜打來的。

    也沒猶豫,接通了電話:

    “喂!”

    “你們在哪兒呢?一會兒我雪姐姐來找你們。”

    “哦,我們在吃早飯呢!食堂。”

    “哦!等我一會兒……”

    說完,徐澄靜直接掛斷了電話。

    這邊剛掛斷電話,老風卻在旁邊突然問了我一句:

    “你考慮好了嗎?”

    我愣了一下,狐疑的開口道:

    “什么考慮好了嗎?”

    老風嘴角卻勾起一絲弧線,然后地輕描淡寫的說道:

    “你和楊雪的事兒啊!如今大賽已經完了。

    現在,你總得給她一個明確的答復吧?”

    /txt/100962/

    。_手機版閱讀網址:

    【悠閱書城uu小說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

    |

    |

    |

    |

    |
买彩票3d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