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仙俠小說 > 十方乾坤

正文 第九百七十九章 生死之局

    【悠閱書城app,免費看小說全網無廣告,ios需海外蘋果id下載】

    青崖之上,花未央少了一子,劣勢即現,但此刻她還算鎮定,手掌一拂,自遠處崖壁上移來一子,暗將靈力注入其中,衣袖一拂,棋子立時飛了過去,“砰”的一聲,落在那光幕上,同時也將云鶴子那邊“上八六”的棋子給震落了下去。

    “這……”

    云鶴子臉上微微一怔,沒想到這樣一個小小丫頭,竟身懷如此深厚的功力,能夠將他的棋子給震落。

    “哼。”

    黑月冷哼一聲,目光依舊冷銳:“去九五。”話末,衣袖一揮,又移來一枚棋子,“砰”的一聲,落在光幕之上,頓時震得花未央氣血一涌,同時又有兩枚棋子被他震落了下去。

    眼下棋局已然變作生死之局,一開始分明是由云鶴子與花未央對弈,而現在卻換做了黑月。

    不但如此,黑月還以內力強行將花未央的棋子震落,但說到底,這一局棋并非真正的對弈,黑月那邊志在破陣,而花未央則要防止陣法被破,故而奕局里的規矩,已經沒有了多少意義。

    花未央強自平穩內息,手掌一拂,又移來一子,“砰”的一聲,落在了光幕之上,靈力翻涌出去,方圓十里的云層頓時一顫,但是這一下,卻并未能像剛才那樣,成功將對方的棋子震落下去。

    “平三六!”

    黑月眼神冷厲,衣袖一拂,又移來一枚黑子,“砰”的一聲,落在光幕之上,內勁一震,頓時將花未央“平三九”的棋子給震落了下去。

    整個棋局,忽然變得殺氣大作,花未央棋子被震落數枚,已然深陷劣勢當中,但此時依然面不改色,手掌一拂,再次移來棋子,往光幕中落下。

    “平四七,殺!”

    堪堪片刻之后,光幕之上已是落滿棋子,但明顯黑子殺機更重,此時隨著黑月不斷落子,花未央的白子,已是不斷被殺,局勢已漸定,幾乎再難有反勝的機會。

    “入五六,殺!”

    黑月一重一重,殺機越來越重,而花未央行棋之間,已難有所保留,只余自保之力,卻難吞對方半枚棋子,加上還要抵抗對方那內勁沖擊,實是幾經生死,險象環生,一著不慎,便是滿盤皆輸。

    “入七二,殺!”

    黑月滿眼殺機,凝指一劃,黑子驟然向光幕沖去,所攜勁力,更是非同小可,花未央臉色微微一變,瞬間提起真元相抗。

    但最終在黑子落下之時,一股勁力朝她沖來,頓時令她胸口一悶,整個人往后一退,嘴角一縷鮮血也慢慢流了出來。

    整座青崖,人風俱靜,云鶴子和黑月身后的那些人都愣住了,這早已不是一場弈局,他們所看見的,是黑月一重接一重的殺機,整個棋盤上面,那一枚枚黑子,仿佛化作了金戈鐵馬,殺機不斷!

    藥園那邊,步云巔見花未央受創,心頭亦是一驚,朝那崖上道:“黑月,你堂堂一名準圣,落子也就落子,卻以內力傷人,說出去,不怕別人笑話嗎?堂堂準圣,與一個小姑娘下棋,竟使這等卑劣手段……嘖嘖嘖。”

    “哼……”

    黑月冷冷一哼,不去理會步云巔,看著花未央道:“這一步棋,該姑娘走了。”

    花未央抬手輕輕拭去嘴角的鮮血,此時雖然受創,但神色間卻依舊沒有半分慌亂,只見她直視著黑月,忽然冷笑一聲:“上三九,殺!”

    隨著一個“殺”字落下,一枚白子立時往光幕中落下,“砰”的一聲,這一下竟殺了黑月數枚棋子,云鶴子等人皆是一驚,她剛剛看似險象環生,但其實已經暗布詭局,只等黑月殺過來,她則順利反殺對方后路。

    “有點意思……”

    黑月滿臉陰沉,凝指一劃,一枚黑子倏然朝光幕中間落下,“砰”的一聲,想要震落白子兩枚,但這一次,花未央卻拼盡真氣,縱使自身再受勁力沖擊,也讓那兩枚白子穩穩落在光幕之上,不被黑月震落。

    “看來這一局,閣下多半是兇多吉少了。”

    花未央淡淡一笑,話末手指一劃:“去八二,殺!”

    一子落下,再吞黑子三枚,云鶴子臉上不由得一驚,這局棋,若是由他來下的話,恐怕早已敗在這少女手中了,一開始對方仿他的棋,不過是在拖延時間而已……

    這少女,究竟是什么來頭,絕不可能是什么來向步云巔學習棋藝的,且不說她的棋藝遠在步云巔之上,而且這一身功力也非凡……

    這一刻,黑月臉上變得更為陰沉了,凝指一劃,又一枚黑子落下,但現在,縱然他棋落殺機再重,花未央也不懼了。

    從一開始的布局,以退為進,到現在的掌握大局,可說每一步皆在她掌握之中,黑月的棋殺機太重,卻完全忽略了自身防御。

    “去四四,殺!”

    花未央手掌一揮,一枚白子倏然飛了過去,“砰”的一聲,落在了光幕右上方的“星位”之上,這一下,更是殺得黑子猝不及防,滿盤根基,皆已松動。

    “怎么可能……”

    黑月臉色陰沉至極,到現在才終于明白過來,剛才的每一步,看似自己步步緊逼,實際上卻已不知不覺入了對方的局,這一局實是太過厲害,竟令他絲毫未能察覺,等現在察覺到時,卻已晚了。

    這女子究竟是什么來頭,竟如此厲害!

    這一瞬間,只見陣法的道道玄光沖天而起,棋勝則陣破,可現在他卻已是即將敗北,故而這陣法之力,借以周山靈氣精華,又一下增強了許多,變得固若金湯。

    花未央淡淡一笑:“該閣下走了。”

    黑月看著滿盤皆亂的棋子,下一步無論他怎樣走,都不可能贏得了對方了,但他不信,不信會敗在一個小小女子手里!

    只見他全身真元一震,竟引動天地靈氣,修為到了準圣這等境界,要借以天地之力,也并非什么難事。

    這一刻,只見天上風起云涌,雷聲陣陣,一股恐怖的力量,直朝整座青松崖籠罩了下來。

    “一著滅你!”

    這一剎那,黑月眼中殺機畢露,一掌移來一枚黑子,兇猛地朝光幕上沖了去,這一子沖撞過去,必將震落白子十枚以上,而花未央若要硬保這些白子不落,則自身必定要承受這股沖擊,如此必然受到重創!

    “糟糕!”

    藥園那邊,步云巔陡然一驚,他清楚黑月的實力如何,而且這一著棋還引動了天地之力,小丫頭若要硬抗的話,必然嚴重受創。

    就在這一剎之際,只見他凝指一劃,一道青色真氣瞬間飛了過去,“砰”的一聲,打在光幕之上,將黑月的力量抵擋住了,如此方才保得花未央沒事。

    “嘿嘿,黑月,你可真不要臉,人家姑娘憑真本事贏你,你倒好,仗著自己修為高,欺人不說,現在看看,你這都瞎走的什么棋?連老頭子我都不如啊,哈哈哈……”

    那崖下傳來步云巔的大笑之聲,黑月這才瞧見剛剛那一枚黑子,本來自己是走的“入四七”位,可因剛才那一下,打得偏差了幾分,落到了旁邊去,反將自己的退路完全封死了。

    花未央笑道:“莫非閣下走的這個名堂,便叫做‘固步自封’么?那就承讓了。”

    話一說完,只見她手掌一劃,一枚白子瞬間飛了過去,這落子之處,便是她最開始走的那一步“天元”之側,如此可吞中間全部黑棋,黑月立敗無疑!

    “糟糕……”

    這一回,黑月臉上終于變了色,他知道步云巔其實最討厭的是煉藥,最喜歡的反而是下棋,可每次卻又下不過別人,輸了還喜歡耍賴,所以便在這里布下了棋陣,倘若這一局棋他敗了,便是再無可能打開陣法,眼下他絕不能讓那一枚白子落入光幕上!

    就在這一瞬間,只見他凝指一彈,一道黑色玄氣激蕩了出去,“砰”的一聲,趁著花未央那枚白子尚未落入光幕之上,愣是將其打得粉碎。

    “閣下這是什么意思?”

    花未央一下凝神警惕了起來,手指一凝,指尖真氣乍隱乍現,就差將戾召喚出來了。

    “哼。”

    黑月冷冷一哼,說道:“到此為止了,我來此處,可不是與你下棋的。”

    花未央冷笑一聲:“如此說來,閣下是要打算悔棋,強破陣法了?”

    “又有何不可!”

    黑月冷冷一拂衣袖,立時激得滿天云層翻涌不止,一股寒冷殺氣,也瞬間朝整座山崖籠罩了下來。

    花未央眉心一鎖,心中暗道不妙,這人要強來的話,就算加上戾,自己也最多只能支撐炷香時間,那老頭究竟還要多久才好?

    等他弄完,這黑月恐怕早就攻進來了,到時候自己與他,都非得讓這人抓走不可……

    不行不行,自己得想個辦法出來才是……

    就在她凝思之際,黑月忽然手一抬:“所有人聽著,一個時辰內,給我找出這里的全部陣腳,然后破陣!”

    “糟了……”

    花未央猛然抬起頭來,就在她準備召喚出戾的時候,遠處云際里,忽然傳來一個淡淡的男子聲音:“一局未終,何以悔棋?”

    聽見這個聲音,黑月身后一些修為尚淺的人,都被震得心神一顫,而花未央卻是心中一喜,呆子來了!

    /txt/84277/

    。_手機版閱讀網址:

    【悠閱書城uu小說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

    |

    |

    |

    |

    |
买彩票3d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