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07.蠕蟲病毒

    聽完老奈的話,絕大多數人都露出了迷惑不解的表情。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

    季蘭蘭道“但唐元回來,至少能緩解現在的情況啊。”

    “抱歉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還有最偉大的存在是什么?”劉聰慧說道。

    “這老頭是誰啊,這么狂妄。”還有一些看熱鬧的玩家在后面說。

    “咱們說話能直接一點嗎?”站在后面觀望的路澤說。

    牧正很聰明的看了一眼酒釀圓子,發現她正用仰慕的目光看著老奈,就沒有作聲。

    不過大家都是感官缺失的死人,聽到這一席話,并沒有幾個人感到憤慨,最多只是有一點不服氣罷了。

    汪天逸在拼命理解著老奈的話,因為他經歷過獵殺邪神公司的任務,在他見過黑暗母神之后,便知道這個世界不是他以前認為的那樣,而老奈也不僅僅是個喜歡吃麻辣“小龍蝦”的老頭。

    把老奈帶回來的唐元,當然也不僅僅是個廚子。

    而云空則一下子理解了老奈的話,雖然有一點點偏差。

    當了這么長時間系統,云空也知道他的權限并不是最高的,在他們這些普通系統之上,還有一個統籌所有系統的大系統,只不過大系統從不主動發布命令,也沒有強制他們去做什么。

    云空也僅僅從數據庫中的資料中看到過,卻從未直接溝通過,或者他并不知道如何聯系大系統。

    和他同一級別的系統都自找出路,無論發生多嚴重的事,大系統也從未出面過,于是云空一直懷疑,大系統僅僅是個概念,早就名存實亡了。

    而現在,他卻從老奈的口中聽出來了一些信息。

    按照老奈的說法,唐元之所以聯系不上,是因為大系統的意志。

    而大系統之所以這么做,是有它的目的,只是其他人都無法理解。

    “但我還是覺得這樣下去不行,我們得做點什么。”云空遲疑了一下,然后說。

    看到平時懶散又嬉皮笑臉的包租公如此鄭重的樣子,很多人也都一頭霧水。

    怎么這人突然變得好像是大佬一樣?

    “而且你不是唐元帶回來的嗎?”云空轉向老奈。“如果我們出了事,唐元回來一定會影響他做菜的水準。”

    老奈認真地想了想,發現這個邋遢的男人說的確實有道理。

    “好吧,我可以做一點準備,讓唐元回來之后,有應對的措施。”

    “不能直接把他帶回來嗎?”

    “都說了,他回不回來,不是我們說了算,你知道是誰說了算。”老奈說。“我再厲害也管不到你們老大的事啊,這事只能順其自然,等待唐元自己的選擇。”

    “主要是,這是你們自己的問題,阿撒托斯又沒有讓我管你們的事。”

    老奈在說這句話時,似乎做了什么。

    在場的所有人都仿佛被錘子敲中大腦一樣,頭痛欲裂,耳邊也傳來不知來自何處的細碎低語。

    等他們反應過來時,就發現自己的san值下降了三分之一!

    而老奈也不知所蹤,沒人看到他是如何離開的。

    “發生了什么?”路澤捂著腦袋。

    “不知道。”汪天逸從地上爬起來。

    “我san值下降這么多,剛才到底怎么了?”

    “剛才的老頭呢?”

    “什么老頭?”

    “說話的老頭啊。”

    “他說什么了?”

    在場唯一還記得老奈說了什么的,只有云空,瑪莎還有酒釀圓子。

    而云空則在剛剛短暫的頭痛中,看到了驚人的幻象。

    漆黑的宇宙中,蔚藍色的星球像往常一樣悠閑地自轉著。接著一股不知從哪冒出來的黑氣從星球某處沖出,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擴散著。

    那黑氣就像一只大手,把星球緊緊的握住,直到蔚藍色一點點的變成污穢的黑色。

    整顆星球就像是被污染了一樣,唯一還正常的地方,就是人煙稀少的南北極。

    “那是極為龐大的惡念。”云空認識那黑氣。

    無數人的怨念和恨意交織而成,可以吞噬一切的惡意。

    只要被那東西影響到,哪怕一點點怨念,都會被無限放大。

    惡念催生更多的惡念,怨氣助長更多的怨氣。

    “怪不得最近大家都不對勁,如果真是那樣,最先被影響到的就是玩家們啊。”

    云空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

    汪天逸不解地看著突然直冒冷汗的包租公。

    “完了,完了……那不是人力能阻止的東西……”

    云空本以為他會因為系統沒有更多的因果能量而消亡,沒想到卻是以這種方式提前毀滅。

    “你怎么了?沒事吧?”季蘭蘭也注意到包租公不太對勁。

    “我沒事……”云空說。“大家回去吧,總會有辦法的。”

    如果幻象是真的,那他毫無辦法,這完全就是溫水煮青蛙,慢慢等死。

    但不知道為何,他相信唐元會有辦法。

    不管怎么樣都要支撐到唐元回來。

    云空摘掉了墨鏡。

    “你眼睛里好像有個小樹苗啊。”汪天逸驚訝道。

    “健康嗎?”云空笑著問。

    “綠意盎然。”汪天逸豎起大拇指。

    如果唐元在的話,一定會在心里暗罵,這條傻狗。

    ……

    正在破解第一層防火墻——

    唐元的右眼爆發出耀眼的藍光,木瞳的雙眼中同時燃起了兩團藍色的火焰。

    隨后,唐元來到了一片白色的世界。

    他的面前是一堵高大的白墻,白墻上有個缺口,可以進入。

    歡迎來到木瞳的亡者迷宮!

    這里的亡者迷宮指的是隱藏在玩家體內的數據中心。

    唐元走進了入口。

    他的右眼正在分析出這里的地形,嘗試找到通路。

    狹窄的迷宮通道中,冒出來大量白色的人影,她們全部和木瞳長著同一張臉,不過全身上下都像是刷了白漆那樣雪白。

    就像是一群手辦白膜。

    她們提著長長的白刀,沖了上來。

    修格斯顯現,分出無數條觸手,伸向敵人,把她們捏碎。

    但沒走幾步,更多的白色木瞳沖了上來,堵塞了整個道路。

    “這個數量不妙啊。”唐元說。

    “請給我在這里作戰的所有權限。”雞哥說。

    每分鐘將花費10分鐘倒計時,是否同意?

    當然要給,不然怎么度過這一關?

    只見雞哥恢復到人形,他的前面懸浮著一臺電腦屏和鍵盤。

    他在鍵盤上敲打了一串代碼,

    唐元頭頂的空間發生劇烈的扭曲,接著一條巨噬蠕蟲出現,張開帶著一層層牙齒的口器,沖了出去。

    那些白色木瞳就像是姜餅小人一樣,被它全部吞噬。

    “檢測到有病毒入侵!立刻切換緊急模式!”

    整座迷宮拉響警報。

    舌尖上的求生游戲

    舌尖上的求生游戲
买彩票3d的方法